当前位置: > 短篇小说 > 微型小说 > 正文

“世界末日”

2018-10-08 10:59:37 作者:阿吉 来源:线上创作 微型小说


世界“摸”日

甄泉在这个热闹繁华的都市打工已经快一年了。
这几天,一到工余闲暇之时,甄泉的心就有些忐忑不安,心神不定起来。社会上不断有人嘈嚷着,说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的末日,地球就要毁灭了。说这话的人眉飞色舞,引经据典,那神情好像是外星人在看宇宙的热闹,自己不是地球人似的。
甄泉开始时根本不相信,他X的,地球转的好好的惹谁了?可是,打开报纸、电视都在说世界末日,围绕这方面的消息似乎成了报纸、电视的主旋律。这下,甄泉心里就有些慌了。尤其是看到电视里面说,法国一个叫布加拉什的小山村,突然住满了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的外国人,准备搭乘外星人的飞船到其他星球避难的消息,甄全心里开始有些相信了。
那天,甄泉在下班的路上,突然被两个中年妇女拉住了,一个人往他的手里塞宣传单,一个人拽着他的胳膊,劝说道,世界的命运就要结束了,快快加入“全能神”组织吧,只有加入“全能神”,才能在12月21日不被‘闪电’击杀,只有“全能神”才能保佑他的平安。甄泉虽然厌恶的甩开了她们,心里却不免又嘀咕起来,人人都在说,看来地球的生命真的要毁灭了,真的要结束了。
沮丧、恐惧像挥之不去的幽灵缠绕着甄泉。自己的命运太不幸运了,才活了二十多年,正是风华正茂青春蓬勃,就让自己碰上地球毁灭的厄运。此时,甄泉想到了自己的老家,离城二百多公里的那所农家小院里他的父母,想到他结婚一年就分开的新媳妇心仪,想到心仪那双诱人的大眼睛,白皙的脸蛋。甄泉想自己必须回去与父母、媳妇呆在一起,不管那天发生什么,只要能与他们待在一起就行了。其他的,听天由命吧,
甄泉请了假,取出自己在银行存的全部积蓄,一头扎进了超市。他要给父母买些好吃的,给媳妇带点礼物。都要世界末日了,末了末了,不能太亏欠了父母、媳妇。临出超市,甄泉突然想到应该给自己买一瓶‘五粮液’酒。这要在平时,他想都不敢想。一瓶‘五粮液’足够他三个月的生活费了。‘五粮液’对他这个打工一族来说,就是‘无良心液’,那是绝对消费不起的。甚至觉得能闻到‘五粮液’那醇香的味道,都是他嗅觉的奢侈,一瓶酒就是老家一亩地的收成啊。今天,甄泉不管这些了,要钱干什么用?这辈子自己还没有喝过一口‘五粮液’呢!
一路颠簸辛苦不必多说,20日傍晚,甄全坐着长途汽车回到了家。
进的家门,父母、媳妇自然是出乎意外的高兴。兴奋之余,心仪诧异的问道:“这天不逢节,人不过年的,你怎么舍得回来?想媳妇了?”
甄泉此刻全身上下,从里到外,就是一个字“累”。他仰面躺在炕上,闭着眼睛,懒懒的回道:“今天是世界末日,回来看看你们,和你们一起过末日。”
心仪没有听懂,一边向厨房走去,一边嘴里嘟囔着“只听说洋节有圣诞节、情人节。啥时候又有世界摸日节了?不懂,真不懂,这洋节越来越多了。”临出门回头瞧了一眼炕上躺着的甄泉,“管它啥节,只要能给你放假回来就是好节。”
厨房一阵锅碗瓢勺乐器奏过,老妈和心仪为甄泉端出一桌香喷喷的饭菜。这甄泉往饭桌前一坐,便打开了他买的那瓶‘五粮液’,检菜夹肉,美美的自斟自饮起来。不经意间,半瓶酒已经进到甄泉的肚子里了。这甄泉平日里是绝对不动酒的,这时的他已经感到头眩晕,眼睛发直,酒在腹中翻江倒海起来。
心仪在旁边看着甄泉有些不对劲,就劝道:“少喝酒,多吃菜,没有人强迫劝酒,你给自己灌的哪门子酒?”
甄泉舌头发硬的回说:“都世界末日了……你还不让我喝……喝个够,我……我给谁留啊我!”
说话间,甄泉就感到腹中似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涌动,如千军万马直往喉咙上冲。他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站起来,嘴像癞蛤蟆的肚子鼓鼓的,绷得很紧,一只手紧紧捂着胸口,跌跌撞撞的往茅厕跑。心仪害怕他摔倒,用力搀扶住他。刚进茅厕,甄泉对着便池“嗷嗷,嗷嗷”的呕吐起来。好一阵呕吐,赃物四溅,甄泉吐得是眼冒金星,痛苦的弓着腰,胆汁都要吐出来了。
心仪站在甄泉背后,不停的为他捶着背,从甄泉胃里面倒出来的混合物,散发着极难闻的味道,直往心仪的鼻孔里钻。虽然,心仪一手捂着自己的嗅觉器官,但那股酒与食物混搅的腐臭味,还是把心仪的胃刺激的翻腾起来,也开始不停的干呕着。
老妈听到动静,紧忙过来。看到眼前这一幕,老妈是哭笑不得,真格是又怜又气。一边给媳妇帮忙,一边数落着甄泉“儿啊,咱这是何苦呢,吃进去再立马又吐出来。还不如让妈给你炒两个菜,拎瓶酒,咱对着茅池直接给它倒进去,省的你难受,咱也不用受这份罪。”
甄泉吐了一阵,感觉口中干渴,他眼睛也懒得睁,迷迷糊糊的对着心仪嚷道:“水,水,我要水。”
老妈耳背,听成甄泉要睡,就对心仪说:“去吧,去吧,你招呼着甄泉去睡吧。这里我来收拾,你不管了。”
心仪扶着甄泉上了床,帮着他脱去衣服躺下。甄泉还一个劲的嚷着“水,水,给我水。”心仪想,不对啊,已经躺下了,还不停的嚷着,莫非是要喝水?管它是睡还是水,便对甄泉说:“听话,躺好别动。”说完,心仪去厨房为甄泉端来一碗水。果然,甄泉接过碗,几大口下去,就给喝了个碗底朝天,一碗水下肚,人也安静的呼呼睡了。
心仪三下五除二,快速脱去自己的衣服,钻进被窝紧紧挨着甄泉躺了下来。那双有些粗糙的手,轻柔的在丈夫肌肤上滑动着,爱抚起来。
甄泉与心仪结婚才一年,为了还家里为他们结婚背的债,甄泉不得不告别媳妇,进城打工挣钱。因为家里还有年迈的公婆,公公身体又不好,不能下地干重活,心仪便不能跟随丈夫进城。常说一句话,这小别胜新婚。心仪搂着沉睡中丈夫那健壮的身子,心里像揣了一只小鹿,激动起来,白皙的脸羞得通红,和丈夫的身子一样滚烫滚烫的。手便不安分的顺着甄泉的脸、胸一路朝下摸了过去。手到之处,摸得心仪是春情激荡,心潮澎湃,摸得心仪开始不能自控了。
此刻,心仪心里开始怨恨甄泉,回家了,你喝的什么酒啊,把自己灌得像条死猪。心里怨恨归怨恨,这手便抱着丈夫,嘴对着嘴‘吧嗒,吧嗒’的亲吻起来。心仪想,你不是说明天是摸日节吗,这‘世界摸日’不就是让两口子抱着亲,搂着摸的吗?你醉成这样子,回来做啥!你个大男人,有你这样的吗?
心仪的心里一会是爱恋,一会是怨恨,反正满脑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纠结着。与自己分别快一年的丈夫,此刻赤裸的躺在自己的怀里,都是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身子,熟悉的情景。新婚之夜销魂的滋味让心仪不能自持,血管里快速流动的血液,已经被她那不可抑止的欲火燃烧的沸腾起来。心仪什么也不顾了,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床,自己做主,她翻身爬到甄泉身上,情不自禁的揉搓起来……
第二天一早,心仪早早爬起来做好了饭,这才进屋唤醒甄泉起床吃饭。
甄泉睁开眼,冬日灿烂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户,调皮的跳进屋子,照着他的身子暖暖的,有些晃眼。窗台上几只麻雀“扑棱棱,扑棱棱”,欢快的跳跃着。他自己安安稳稳的在床上躺着。
甄泉惬意的伸伸胳膊,展展腿,疑惑的看着床边坐着的媳妇,又瞧瞧外面晴朗的天,说:“媳妇,咱们还在地球上?”
“你昨晚的酒还没有过去?”心仪用手摸了甄泉的额头,“不烧啊,你发什么神经呐!你着我们的床上。”
“他妈的,谁个王八蛋吃饱了撑的,没事就折腾咱老百姓。”
这班还要上,钱还要挣,日子还得过。甄泉开始心疼自己的钱了,后悔昨天那钱花的太不值了,自己简直就是败家子。猪鼻子插葱,自己装的哪门子象啊,后悔归后悔,这世界没有卖后悔药的。
吃过饭,甄泉就要返回城上班了。心仪恋恋不舍的送丈夫到汽车站,远远的车来了,心仪依偎着甄泉,爱意绵绵的对丈夫说:“你明年回来过世界摸日节,可别再喝酒了,咱妈还等着抱孙子呢。”

推荐文章:中秋节整人短信  

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975004.com/wxxs/12096.html

博客主人YeLongCu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,资深技术宅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1005937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• 相关阅读

    友情链接

    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
    QQ:1115832052 邮箱:1115832052@qq.com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1115832052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