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诗词里藏着无定河的灵魂

2018-12-06 16:44:54 作者:念退思 来源:线上创作 散文随笔

 山河游记

九月的无定河,是一条绿色的河流,多雨的天气,使绿色恰如其分地点缀在无定河的两岸。米脂城外有个叫万佛洞的地方,这里前面临水背后靠山,在山水相交的地方,公路蜿蜒而过,不远处的河面上有一座石桥,横卧河上,岸边树林枝繁叶茂,生机盎然。这条河就是无定河了。

可怜无定河边骨,正是春闺梦里人。说的就是这一带。当年,金戈铁马已经成了一个遥远的梦幻,只剩下无定河水缓缓流淌。在我们所见过的黄河支流中,无定河是一条具有独特个性的河流。无雨时无定河寂静沉默,悄无声息地流淌在陕北高原上,任劳任怨,一往无前。如果有雨,它就变成真正的无定河,洪水肆虐,如同发了怒的巨龙,肆无忌惮地在河谷内奔腾咆哮。

有人说,无定河的性格也就陕北汉子性格的写照,任劳任怨,憨厚朴实,如果一旦发怒,他们则生死不顾,一往无前。陕北在历史上一直是个多事之地。因为陕北在地理上是一个过渡地带,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同中原王朝,游民民族和农耕民族都把这地方当作跳板。少数民族一旦占据陕北高原就可以顺势之下夺取关中,进而中原一带;反之中原王朝一旦占领陕北,就可以直逼黄河岸边,进而攻占,河套平原,将游牧民族拒之阴山之外。

从古今陕北都是诗人们讴歌的地方。晚唐时候,一个年轻的诗人蹒跚地走在关中平原上,他就是陈陶,这位来子江西的学子,是到长安来游学的。这时,开元盛世已经成为过眼云烟,当朝皇帝就是后来被称之为宣宗的李忱,军阀征战,地方割据势力互不相让,陕北一带的征战仍然在继续。

今天我们只知道陈陶,原本是到长安谋一官半置的,结果游历了一段时间之后,就又回到了江西南昌,随后就在此地隐居了起来。陈陶的陇西行是唐代边塞中的熠熠生辉篇章,丝毫不若于高适、岑参、王昌岭、王之涣等人的名篇。到了陈陶的时候,虽然大唐的盛世已经过去,但是他们仍然在怀念着过去的辉煌,是人们希望战争的胜利和国力强盛,也特别地盼望能够立功绝域,为国出力。

陈陶写的陇西行成为一个经典。誓扫匈奴不顾身,五千貂锦丧胡尘。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卫国戍边的慷慨,民众经受的苦难就这样相互交织在一起。而诗人陈佑的无定河一诗,却又抒发了多少无奈无定河边暮笛声,赫连台畔旅人情。函关归路千余里,一夕秋风白发生。

唐代的边塞是苍凉雄浑,透着建功立业的豪情,而宋代的边塞是则过多地流露了惆怅。即便是范仲淹的词也不例外,他在鱼家傲麟州秋词中写道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,四面边胜连角起,千嶂里,长烟落日古城闭。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,枪管悠悠霜满地。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将军白发征夫泪这是多么的无奈,如果高适、岑参他们绝不会这样写,他们写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,诗句中到处倘佯着建功立业的豪迈。

追寻诗人们的足迹,揭开一首唐诗的谜底。我们感受到的是,塞外的羌笛悠悠霜满地,大漠的孤烟直上云霄,胡笳慢慢诉衷情,蓟门的风沙苍茫,昔日的苍凉,过眼的繁华,都透过健建笔雄文,展现在我们面前,它的背后是一颗颗不灭的灵魂……

 

相关推荐:陈染:时光与牢笼

 

 

 

更多散文随笔

本文由线上创作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975004.com/cms/17033.html

博客主人YeLongCu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,资深技术宅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1307590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  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1 线上创作 版权所有
   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
    Top